盈策略
下載手機客戶端
首頁 >

西北之北 尋訪天邊的中哈1號界碑

時間:2020-06-14  責編:羅立  來源:中國軍視網  作者:徐明遠標簽:白哈巴邊防連 中哈1號界碑

西北之北,連綿的群山和廣袤的草原使地圖上能標識的地名屈指可數?!拔鞅钡谝簧凇卑坠瓦叿肋B如座落在云端的哨所,守衛著一座座“天邊”的界碑。連隊擔負著中哈、中俄邊境守防任務,最遠的巡邏點位騎馬往返要走8天7夜,守防任務異常繁重。

中哈邊境1號界碑位于沙剛沙拉山深處,方圓百里荒無人煙,距離白哈巴邊防連一百余公里,沿途要淌過5條激流、翻越7座達坂、穿過10多道山嶺,山險水惡,地形復雜,對官兵的體能和騎術有著極高要求。因地處邊境防段,每年夏秋兩季稍見道路時,官兵照常會組織前往該地域的長途巡邏。

6月12日,新疆阿勒泰軍分區某邊防團官兵對中哈1號界碑進行巡邏勘察。

往返數百公里的山路,途中要經過眾多無人區。每一處無人區,都記錄著戍邊官兵忠誠衛國的腳印?!鞍遵橊勓?、克敖吾特激流、登天道、絆馬林、旱獺總部、落馬灘”,官兵們讓一個又一個的無人區不再無名。在經過一處名為“白駱駝崖”的懸崖時,周文為大家做起了介紹:“白駱駝崖極為險峻,幾年前,連隊這里修建邊防設施,官兵們租用了牧民的一峰白色駱駝,經過山道,駱駝失足掉到峽谷,因此喪生。為了紀念這頭白駱駝,我們就把這里命名為白駱駝崖?!?/p>

穿過亂石灘、翻過風光與險情并存的三色達坂,官兵冒著風雪沿半山腰的羊腸小徑緩慢前行。翻越達坂時行進速度緩慢,因為上山的道路碎石密布,馬蹄在尖銳的碎石中尋路前進,一不小心就會踩空刺傷,下山的道路則坡陡路窄,只得靠時左時右緩沖坡度下行。

一個多小時后,官兵終于有驚無險地翻過三色達坂,來到阿格魯昆河畔。奔騰的河水從山頂傾泄而下,轟鳴的水聲震耳欲聾。尋到標記過的渡河點,官兵輪流策馬過河。馬蹄踩著河底光滑的石頭,第一次參加1號界碑巡邏的中士李茂余心提到了嗓子眼兒,激流中軍馬左支右晃,走到河中央時河水已然淹過馬腹,灌入靴子里,他勒緊韁繩,夾緊馬腹,在戰友的鼓勵下一步步踏上對岸,吁口氣一看,半截褲子已經被河水浸透。

通過阿格魯昆河畔后,積雪越來越深,道路也愈加難行,軍馬行在其上時不時會打滑失足。翻越最后一道冰雪達坂時,上士呂文強的馬匹失蹄跌倒在地,將他摔落一邊,幸虧呂文強眼疾手快朝旁邊滾了一圈,否則跳起來的馬匹踩到身上,后果難以預料。

“藍天白云、雪山草原,西北第一哨坐于云端,這就是白哈巴,戰士守望的家……”即將抵達1號界碑時,官兵一起唱響了《西北第一哨之歌》,當歌聲在邊防線上響起時,心情也隨之變得斗志昂揚。伴著風雨,沙子打在臉上生疼,但官兵任憑風沙撲到臉上、鉆進衣領,仍然迎著風雪而行。

“看!界碑!”眼尖的周文歡呼出聲,無名湖旁的1號界碑巍然佇立,似乎一直在等待巡邏官兵的到來。到達界碑,官兵顧不得疲憊,用排筆為界碑上的“中國”蘸紅描新。來時風雨歸時晴,半山幽幽半山明。官兵們在界碑旁勘察檢跡,雨勢漸歇,云霧飄散,陽光灑滿山峰一側,形成了獨特的風景。

“邊防軍人因使命而崇高,守衛讓界碑更加莊嚴,守衛在這里我感到無比光榮。今年是我第一次到達中哈1號界碑,此時的心情無比激動,當我給界碑描紅的時候,我感覺就像是觸摸到了祖國的心臟?!睋崦绫?,李茂余激動地說。

1號界碑雖遠在天邊,卻始終矗立在官兵的心底。懷著對界碑的崇敬,守著祖國的疆土,一代代邊關將士用青春和熱血,在雄偉邊關筑起了一道鋼鐵長城。

巡邏出發_副本

巡邏出發

官兵騎馬通過草地_副本

官兵騎馬通過草地

官兵騎馬通過亂石灘_副本

官兵騎馬通過亂石灘

官兵乘馬通過阿格魯昆河_副本

官兵乘馬通過阿格魯昆河

官兵騎馬通過積雪路段 (3)_副本

官兵騎馬通過積雪路段 

官兵沿著冰湖前行_副本

官兵沿著冰湖前行

官兵為界碑描紅_副本

官兵為界碑描紅

官兵在界碑旁合影留念_副本

官兵在界碑旁合影留念


用戶評論